三好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大侠萧金衍 > 正文 第519章 质问

正文 第519章 质问

    这些年来,王半仙一直在等待书剑山天道降临,在谋划他的人间净土计划,然而,当半生的信仰忽然倒塌,比杀死他还要难受。王半仙彻底疯狂,招魂幡内,黑烟滚滚,要与萧金衍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萧金衍打碎了天道意志碎片,法则空间充斥着天道的威压。意念微动,一股强劲的力量,将王半仙困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王半仙几乎疯狂,吼道:“定州大阵已破,用不了半年,天下的修行之人要么散功,要么走火入魔,变成白痴,你就算杀了我,也起不了任何作用!”

    萧金衍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双手引数十道天雷,向王半仙被困之处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雷劫。

    雷声阵阵,嘶吼声,惊雷声,混杂在一起,令人不忍卒视。

    招摇山沉入了地面。

    万籁俱寂。

    王半仙先前所站立之处,只有一把无名神枪,还有破烂不堪的招魂幡。

    王半仙死了,连骨头都不剩一根。

    没人能抵抗天道惊雷,三境之外的人,也不行。

    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萧金衍叹了口气,可无论如何,他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除了李纯铁,王半仙曾是他最敬重、最亲近的长辈,可最终因为理念不同,死在了自己的手上。

    宿主一死,法则空间内,数百恶鬼,瑟缩在一个角落,望向萧金衍的脸上,充满着恐惧、不甘,还有愤怒。他们虽然凶残,但知道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杀死他们就如碾死一只蚂蚁一般,而这样的蚂蚁,在招魂幡内尚有数万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天道降临之后,被王半仙吸入招魂幡中的寻常百姓,如今成了他的傀儡。

    他们瑟瑟抖。

    萧金衍扬手,准备消灭这些人间孽障。

    可一个弱小的恶鬼,站了出来。看上去,在进入招魂幡之前,年纪应该不大,十一二岁的样子,本应该是享受人间之乐的年纪。可天道之难,让他们陷入了饿鬼道的轮回之中,他们是无辜的,也是被利用的。

    但他们又犯下了那么多罪恶,成为王半仙的爪牙。

    阴云之下,天雷滚滚。

    只要他一个念头,数百名恶鬼,将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萧金衍动了恻隐之心,他手一挥,招魂幡内,一道缝隙裂开,萧金衍道:“念在你们尚未祸乱人间,我今日饶你们一命,从哪里来,回哪里去。将来若敢遗祸人间,这把无名神枪,将第一个取你们性命。”

    众恶鬼如获大赦,纷纷回到招魂幡之内。

    萧金衍一伸手,招魂幡来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这件上古神器,就算是天道之力,也无法销毁。

    沉入地下的招摇山,水月洞天旧址暴露出来。萧金衍手握无名神枪,在眼前一挥,眼前空间扭曲,变成了一片虚无。虚空之中,漂浮着一个个的气泡,看上去并不大,然而萧金衍有过之前的经历,知道每个虚空中的气泡,都是一个独立的空间,一个虚无的世界。

    与人间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
    无论时间、空间还有天地法则。

    既然无法销毁招魂幡,无法杀

    尽招魂幡内的恶鬼,那就将他们封印在此。他一扬手,招魂幡冲入虚空之中,变得越来越小,几乎肉眼无法看到,进入了其中的一个空间气泡之内,他望着手中的无名神枪,道:“若幡内恶鬼继续作恶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无名神枪紧随其后,遁入了空间气泡之内。

    虚无的时空消失。

    招摇山上,又恢复了人间模样。

    萧金衍纵身来到巨坑之外,双臂微举,不远处,一座百丈的山峰被天道之力牵引,漂浮在半空,轰隆声响,落在了招摇山的旧址之上。

    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萧金衍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吕公子嗷嗷叫着,有些亢奋。

    萧金衍对它道:“随我去定州!”

    吕公子却摇头,它如今已是横断山中的百兽之王,高傲的龙族后裔,又怎会理会世俗之事?

    萧金衍忽然明白,笑了笑,“也罢,群山才是你的归宿。山中无老虎,驴子称霸王。”

    吕公子有些不服气,似乎在抗议,就算天下的老虎都来了,也会变成我的宠物。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将来当这森林之王倦了,去定州找我喝酒。”

    忽然,萧金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感应到,天地真元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天地真元似乎变得更浓郁,而且蕴含的能量似乎更足。

    只是却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就算他这种并不以真元为修行法门之人,都觉得这些真气有一种吸引力。

    是极乐草的感觉。

    联想到王半仙临死之前的说法,萧金衍心中大惊,定州出问题了,而且是大问题。极乐草之毒,通过定州大阵,已向外传播开来。而混入极乐草的天地真元,用不了多久,就会感染天下所有的真元,从而将江湖之中的修行之人,彻底抹杀!

    他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。

    正是天绝丹。

    之前吞服的那一粒,不过是为了骗王半仙而准备的六味地黄丸,真正的天绝丹,一直都在他身上,而解除真元那种的毒素,只有这一粒天绝丹。

    萧金衍心中大惊,要赶紧回到定州,阻止这一切的生。

    吕公子送他到招摇山外。

    萧金衍道:“憨货,等我成亲之日,记得来喝喜酒。还有,那果子多带一些,宇文霜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吕公子用脑袋拱了拱他。

    下一刻,萧金衍消失在招摇山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州城。

    “放她进来!”

    在光明教众的押送下,宇文霜来到了铜雀台,看到了站在照壁前的东方暖暖。

    宇文霜衣衫有些狼狈,今日城内连番恶战,已让她精疲力尽。随后恶鬼围城,亲眼看到宇文天禄用坠入魔道为代价,换来了定州城外三万百姓的的平安入城,只是千算万算,没有算到,无论城内污染水源,还是恶鬼围城,只是魔教的声东击西之策。

    铜雀台,终究还是落入他们的手中。

    原本一片氤氲的照壁之上,变得如墨玉一般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她望着东方暖暖,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东方暖暖笑道:“修行之人,本来就不应该在这个人间存在。他们破坏了人间的秩序,引起战争、纷乱,所以我要将他们从人间清除,重新建立大同世界新秩序。这是我的理想。”

    宇文霜道:“你跟王半仙一样,是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东方暖暖脸色一变,“你又没有我的经历,有什么资格评判我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评判你,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上下打量着宇文霜,冷冷道:“你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,但在我眼中,不过是笼中雀而已。你想要的东西,都会有人满足你,你喜欢的男人,也会有人倒贴,而我呢?从小我就生活在死亡的恐惧之下,一无所有。这些年来,我被你爹的部下追杀,为了生存,东躲西藏,还亲手杀死了我的父亲。你有过被人困在地牢中,三日三夜不吃不喝嘛?你有过试过,一个人在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中,独自苟活十年嘛?十年啊,宇文霜!你知道那十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嘛?”

    东方暖暖越说,情绪越是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娇生惯养,锦衣玉食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而我不一样,我想要的东西,都要自己去争取。可是,到头来,还是输给了你。凭什么?”东方暖暖又道:“就因为我是魔教妖女?而你是宁陵郡主?身份?地位?这个人间的不公,就是如此现实,既然如此,那还不如亲手毁掉,一切重头再来!”

    宇文霜看着眼前女子变得乖戾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连男人,也都被你抢走!你还反过来质疑我?”

    东方暖暖情绪激动,她记起了当年在扬州路上,那个为他赶车,替她遮阳,又为她打跑追敌的男子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她的一生,都在算计人,只有那段短暂的时光,成为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。如果时光能够停止,她只想停在那个时刻。

    然而,现实却是残酷的。

    她要生存,要复兴她的光明神教,就必须变得不择手段,变得心狠手辣,否则就会被波涛汹涌的江湖吞噬掉。所以,她加入了血手印,成为了人间净土计划的一员。她本以为,没有爱情,她依旧可以活得很潇洒,因为有神教,还有毕生为之奋斗的理想。她不断提升武功修为,吞噬别人的真气,攻打皇宫,算计天道,然而当看到宇文霜之时,依旧觉得有些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宇文霜,一个被爱情灌满头脑、心中没什么大志的女子而已。

    又凭什么跟自己相提并论?

    “我得不到的东西,那就毁掉。”

    定州大阵如此,宇文霜也是如此,甚至,萧金衍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黑雾缠绕照壁,以定州为中心,向四周蔓延开去,极乐草感染后的天地真元,逐渐充盈于天地之间,用不了多久,江湖上的修行者,会如饮甘醇一般,将这些真元吸收到全身窍穴之中,而接下来,等待他们的将是散功之苦。

    外面,无数兵马将铜雀台围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只是宇文霜在里面,他们担心大小姐安危,不敢贸然闯入。

    东方暖暖吩咐手下:“来人,将此女绑了,我倒要看看,她的情郎能不能从招摇山赶回来救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