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好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仙子蒙尘传 > 章节目录 楔子 观天象仙长料祸 聚深山四老密谋

章节目录 楔子 观天象仙长料祸 聚深山四老密谋

    楔子 观天象仙长料祸  聚深山四老密谋

    夜至子时,月缺星残。夜幕之上,愁云惨雾,只有几点孤星晃动着如豆的微光。陡然间,黑沉沉的天幕中,一股妖异的浓雾自西方天际悄然而起,将仅有的几点星光完全掩去。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东方侵袭,越来越多的天际陷入到黑沉沉的深渊中。

    忽地,雾气的正中,有一点星光陡然亮起,星芒如剑,仿佛要刺穿这弥漫的黑幕,而那雾气也翻滚着变得更加厚重,想要完全把这星光湮灭,但无论黑雾如何浓密,却始终无法彻底掩去这颗星辰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噗”一大蓬鲜血猛地从正在观看天象变化的一位老道长口中喷出,溅红了他如雪的长髯和胸前的衣襟。“师父!”一旁侍立的一个中年道士惊呼一声,忙伸出手去搀扶老道的身体。

    老道不顾淋漓在嘴角的鲜血,只是凝望着天幕,口中喃喃自语“煞气西来,风波将至,过了五十年,终究还是劫数难逃啊。”一旁的中年道士满面惶急,却又不敢出言打断老师的思路。良久,老道长才低下头,低声道:“随我回房中。”

    中年道士闻言才长出口气,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师父回到屋中,服侍着老道在蒲团上坐好。这时,借房中灯光,中年道士才发现,老道长面色如同瓦灰,满脸突然多出了很多皱纹,就是须发也瞬时灰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啊”中年道士忍不住惊呼出声,这不由他不吃惊,要知道他的老师也就是这位老道长“风云仙师”古不言本是武林中神仙一般的存在,年逾两甲子看起来只如五十上下,此番却一下子看上去老了五十岁。“师父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古不言微一摆手道“我不妨事”,之后他微微沉吟片刻才接道“天远,为师方才查看天象,见妖气自西泛起,杀意盈空,不日一场武林浩劫将至。”天远心头一惊,他知道老师功参造化,本有查知未来吉凶的能力,老师既已如此说,那这场祸事显然绝非等闲。于是他急忙问道:“师父,您说的到底是何浩劫?可有解救之法?”

    古不言长叹一声道:“为师刚刚拼着损耗五十年的寿元才略窥一些端倪,这场劫难为武林数百年所不遇,一旦发起,则中原武林基业尽毁,难免全部落于异邦之手。不过杀机之中,一缕明光不眛,仍是尚存一息生机。”天远高悬的心略略放下一线,忙追问“不知这息生机存于何处?”

    老道闻言,面现不忍之色,良久才打一唉声道“虽说生机尚存,只是要苦了那应劫之人了,即便能拯救武林一脉传承,却所遭所遇实非常人所能承受。”天远想说什么,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接言。

    又是良久,古不言才喟叹道“罢罢罢,便让老道来做这一恶人,所有的果报也都由我来担吧。天远,明日为师要下山一行,你就候在山上,待为师回来还有事交代于你。”古不言说罢,盘膝闭目,再也不发一言……

    西昆仑山脉一条人迹罕至的孤峰,半山腰荒草遮掩中,有一个很难被人注意的山洞,此刻这山洞中竟盘膝坐着四人。当中一人正是苍发皓须的“风云仙师”古不言,在他上下垂首,坐着一位老尼姑和一位俗家打扮的老者,而坐在古不言对面之人,全身都笼罩在肥大的黑袍当中,连面目也一丝不露,甚至身形高矮胖瘦都让人难以看清。

    四人相对,已经半晌无言。又过了良久,那老尼才垂首低声道“是否真如古道兄所言?”她并未看向在场的任何一人,但大家都知道她在向谁发问。回话的正是那黑袍怪客,他只是冷冷答道“是”,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。四人间又是半天无人开口。

    那俗家老者原本微黑的脸色已经涨得发紫,他终究忍不住开口道“纵然真如古大哥所言,可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,非要……非要……”他一时也说不下去,心头苦闷,一抬手竟将身旁的一块巨石拍了个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古不言此时也开口道“我与黑袍兄已经印证过彼此所知,此番天下之劫还要远超五十年之前。若有他法,老道也不会想出这损阴丧德的主意。也只有这一策,才能永绝后患,消弭这绵延数百年的祸根。”

    “这等若将那孩子推入火坑。”老尼痛声道,“我们几个老家伙死便死了,怎能忍心让那么好的孩子受这等折磨?”那俗家老者也道“我就不信拼了咱们这几条老命还杀不了那老妖星?!为什么非把一个晚辈搭进去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黑袍人又是冷冷的三个字,话虽简单,但其他人也明白他是在说俗家老者的想法根本无法实现。俗家老者面现不服,浓眉抖了几抖,张口欲辩,但终究还是苦叹一声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古不言看看三人道“我会先问过她的意见再做打算。若她不愿,绝不会强求。”老尼摇头苦涩道“依这孩子的心性,再多的苦也会自己扛起来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突然道“事成之日,我会自绝以报对这孩子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古不言喟叹道“做出这种永堕地狱的事来,我们几个谁也无脸苟活了,你不过是比我们多活几年罢了。”他接着又道“我素知你的为人,为求除魔,可舍弃一切。但万一事有不妥,万望你能保这孩子周全。”说罢,他竟跪倒身形,向这黑袍人行了一个叩首大礼。那老尼和俗家老者也同时跪倒行礼。黑袍人受了三人一个大礼,一语不发,转身飘然而去。